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士轩的家

触目横斜千万朵 赏心只有三两支(博文原创 谢绝转载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网易、新浪、搜狐、凤凰及人民网专栏名博。博文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及署名原文作者。约稿与广告合作请加QQ:287722829 或邮件:fhzy1984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[士轩]一件白衬衣的情感独白  

2009-08-26 08:13:46|  分类: 烟火男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公与男人谈情说爱 我该怎么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文/士轩

那件白衬衣躲在衣橱里,分外地惹眼,它没有多华丽,也并不太抢眼,但那却是他爱的男人馈送他的。

 

那个他是我心里的一根针,想起来就有一阵的疼痛。疼痛的起因是他与我爱的人走得太近。

彼时,他时常被昕航邀到家里来,一起吃饭。看着他们有说有笑,我也觉得很欢快,多次交往中,渐渐地,我发现他是很开朗的一个人,并且,他与昕航存在着许多的相通。譬如,他们都爱打网球;比如他们都爱登山;再比如,他们都是朋友圈里最受欢迎的典范男。据他们身边的朋友说,球场上他俩配合的最默契,打的最出彩;也都不抽烟,嚼口香糖他会顺手丢给他一块。这些,似乎算不上什么,真正确定他们有同性嗜好,是在那封E—mail打开之后。

 

是前年的事了。昕航生日那天,晚上8点才回来。进屋后我发现他面部黯然,像是很失落的。庆贺一下当然有必要,因为事先我曾提醒他过,蛋糕切开后,想起雪羽没来,以前这样的场合他很少缺场,今天,他却没来。我便顺口问了句他不来的原因,没想到刚提到雪羽的名字,他的火就冒了出来。后来知道,原来他们那天闹了些小误会,昕航才回家来的。我记得那晚他接过一个电话,当时就很兴奋,丢下手里的蛋糕,小跑进卧室,在电脑旁坐下来。

 

毫无疑问,电话当然是雪羽打来的。电话搁下后,昕航想必是酒喝多的缘故,频繁地上厕所,但是他的举动却勾起了我探究的欲望,以前除了衣服之外他的任何东西从来不准我动,他现在神神秘秘地,我一定要瞧个明白。电子屏幕上,网页显示的是一封电子邮件,上面除了字句诚恳的致谦语,更惹人注目的是几张照片。照片背景是一片大海,面容清俊的两个人挽着裤管,水在他们脚底从容的淌过,其中一个人的一只手交给另一只手,紧紧挽在一起。看得出他们很欢快。这让我蓦然想起雪羽这个清朗儒雅的男人的背景:30岁,事业有成,父母在国外,他说过他是惧婚主意者,他的情感史也是一片空白。

 

当然还有那次,昕航打球回来,去浴室冲澡时随手把衬衣丢在沙发上,我拿起准备搓洗时,发现衣服并不是他的。虽然都是同一品牌的衬衣,轻微的色彩和体味的差别,我还是能分辨出来。而下次雪羽再来,昕航的衬衣正穿在他身上……

 

这些给了我致命的打击,做为一个幸福的小女人,我不能失弃我的爱。毕竟我把爱都放在昕航身上。我开始很少给他出外的机会并且想生个孩子来栓住他的心。现在孩子都一岁了,他却读着他的来信说:“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”。

 

这些,当然是背着我进行的,但听到老公的一声叹息,我的心却像打翻五味瓶似的翻江倒海。他和他有一年没见面了吧?只是不知,在雪羽登上飞机奔赴国外的那一刻,我身边的男人在心里该是如何的看待我。而对对于这样的结果,我真不知同情或是欣慰呢?!

 

然而在前天,我收到一个包裹,里面是一件男士衬衣,亮白色,以前他们也都穿这种衣服的。事隔一年,他们还彼此牵绊来往着,凝视他们的信物,我不知是该把它送进垃圾筒或者保留下来,毕竟,经过努力我以为他们的情感早已远去,可它们还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着。

 

最终那件衬衣被我保留下来,直接放置在了衣橱里。有时看到它堂而皇之地在那里占据一隅之地,我的心就感到一阵的刺痛和迷惘,我不知它的存在,究竟,是对还是错呢?我该怎么办,又能怎么办?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07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