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士轩的家

触目横斜千万朵 赏心只有三两支(博文原创 谢绝转载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网易、新浪、搜狐、凤凰及人民网专栏名博。博文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及署名原文作者。约稿与广告合作请加QQ:287722829 或邮件:fhzy1984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[士轩]草样年华里的花样流年  

2009-08-06 09:13:16|  分类: 烟火男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文士轩

忽然有一天在阳光下,与爱人忆起多年前的那爱恋, 就像嗅到淡淡的茉莉花香,想着在青春的世界里,只要勇于坚持,相爱的人会拥抱着把雨夜走成黎明花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题记

女人把所有的地方都当婚姻介绍所。

初见亦舒这句话,认为是种幽默的调侃。后来经雪梅说出,我的心立刻冒出久违了的愧赧。

我是在六月遇见夏小雪的。彼时,我独自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,在零三年夏季那个荷香扑鼻,阳光静好的下午,耳边响着许美静的《蔓延》,步履轻快。却在图书馆门口处跟对面的人撞在一起,彼此扑个满怀。结果我看见了夏小雪。

面容青美,眼神清澈的女孩儿夏小雪,她手里的书被我撞落一地,是汪曾淇的散文集,还有一本叫《人淡如菊》的小说,易舒的。我刚刚读过。忙回神拣起书递过去,对面的女孩儿正看我,面颊绯红。

恬雅的红,让人心动。歉意袭来,望了望她,出口却是:可否,借本书我看?

本以为美丽的爱情故事从此开始,正应验了大多故事的俗套情节:我们偶然遇到,撞了满怀,然后我借了他的书,再去还……

事情却往往相左。

再见到夏小雪时,她正在校门口缤纷琳琅的水果铺旁,一个高大俊朗的男孩站她身边,小手大手紧攥在一起,两人亲昵地对一堆水果指指点点。看见我,夏小雪突然转身离开,荆波跟紧上前。

男孩我认识,是学校男生圈里有名的花花公子。常听人报料说,与女孩约会甚至在楼道暗影里接吻对荆波来说是家常便饭。这些不入我心,倒是他身边的女孩令我心生疑惑。在我印象里,一个爱读汪曾淇,喜好文学的女孩,怎会对一个花花公子感兴趣呢?

可事实就在眼前。

他们的亲热程度令我有着微微的失落感。

我申请加入了校文学社,因为我知道夏小雪是社里主要骨干。并且我有过办黑板报的经验,很快就被光荣地委以重任。而我每次都把夏小雪的文章做为首选。

这不是徇私,彼时,夏小雪的字经常被老师拿去当样文宣读,她还时不时收到杂志社邮寄的样刊。对此,我很是倾慕,稍有闲暇,就找她探讨文学,谈论乔治·桑,一起吟诵聂鲁达的二十首情诗,但这样的时光总是很短暂。

因为荆波总会不合时宜的出现。他拉了夏小雪的手,说,走吧,我带你去看你心爱的东西。

惆怅之余,我抬头看了云蒸霞蔚的天空,觉得天边挂悬的那道银线分外刺眼。

我鼓起勇气去还书,影影绰绰的楼道角落处,我看到两个人影在纠缠。

男孩面孔俊朗,若带痞气。女孩浅白的裙子在他手里撕扯。

 

 

我迟疑着喊出夏小雪的名字,女孩迟疑着没有出声,男孩却迅疾跑过来,与我撕打在一起。

我敢保证,我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气,倒不是因为冲动而打架,我要在夏小雪面前赢取尊严。

 

一顿拳脚之后,我脸上光荣挂彩,再看他,鼻血止不住地往下滴。荒凉的晚风吹过,书页挣脱我的手,飘飘忽忽洒落满地。

这场战事广为流传。人人都说静轩和荆波是一路货,吃着碗里,不忘锅里。

雪梅却不在乎,虽然说出介绍所之类的话,但每个礼拜天早晨,她依然准时出现在我的宿舍,手提大包小包的东西。她对我受伤的胳膊做了包扎,又忙着扒香蕉皮。她照顾人的天赋,让我觉得她很像的我的姐姐,而她的贤淑天份却独在我身上发挥的歇斯底里。

我说,你真是我的好姐姐,我庆幸我们保持着如此纯粹清爽的友谊。她笑着,脸轻轻别了过去。

我永远记得那个夏天,穿过青翠的一片草地,我会看到操场上身着碎花布裙子白衬衣的女子,她的黑发在风中飘荡着,青春的香气团绕身边。这时的她是孤单的,因为荆波持刀伤人致人伤残被关压到派出所。我们再此谈论汪曾淇时,她总心不在焉地问,致人伤残一般关押多长时间?

夏小雪问这个问题时,我心里说,我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出现。

或许窥爱的心总是自私的,期翼留驻一切欢乐时光,所有幸福完满。

暑假的到来陨灭了我所有的打算。

在这前一晚我约了夏小雪去月亮湾。海水娴静,月下老人披着一身的月光和蔼微笑,我和夏小雪就偎在他身旁漫无边际地聊,只是她和我说的十句话里,倒有八句是关于荆波的。并且说着说着,就泪流满面。

她的柔言软语,让人心生怜爱。我以为她很脆弱,可是不是这样的,因为在这一天,夏小雪托我去做一件事。

我们在一起吧,夏小雪说,只要你肯托你的警察朋友尽快帮助荆波出狱,那样,我们就可以在一起。

顿时我被她的勇气震撼,要说的话卡在喉里吐不出,咽不下。分明是伤心扯肺的感觉,我却不得不保持着最后的尊严。

我当即抓了她的手,跑去最近的一家小饭店。叫了那种叫做红星二锅头的酒,一人一瓶,每人喝了半斤,就一碟花生米,喝得泪流满面。此时墙上的钟正指向午夜十一点。我们坐在竹椅里,凝视这城市繁华遗落的一隅。对面依然是海,海风携着月光的清凉轻轻地扑在脸上,铺陈心间,眼泪清脆如断线之珠在眼前交叠成串。

昏然欲醉的夏小雪让人忙乱,我用尽力气把她放上我的背。快到校门口时,我们接了吻。当时她眼睛贴着我的脸,我看见清凉的月光下,她脸上的泪痕犹在,我用灼热的嘴碰上她凉薄的唇,酝酿一个学期的情感化做滴滴清澈的眼泪。瞬间淹没了整个世界。

末了,我听到夏小雪的一句话,“静轩,请你尽快帮助荆波出狱……”我无心再听,只觉得这夜掠过的月色风,吹得人心寒。

荆波与夏小雪电话邀请去露凝香去火锅,彼时刚收到雪梅的信,我兴味索然。

雪梅的信上说,今生,你是我最爱的那个人。我不明白的是,你为何不分亲,友感情之别。诚然,感情这样东西,无法解释,明明没有前途可见的感情,偏偏我把你深深地铭刻心间。

信封的邮戳显示,这封信来自欧洲。信末尾还说她将尝试接受新的爱情,因为,我希望他幸福。她为何去了那里?我扪心自问。我不知情感是否经得起天长地久,但就我和她的情况看来,始终不曾完满。

如此这般,我记起了夏小雪。同样是为了爱,雪梅有弃爱萌生的勇气,我作为一个男人为什么不能敞开心胸,祝福夏小雪呢?只要他过得幸福,我看着心情也舒坦啊。

可是,夏小雪生活的并不幸福。不久,荆波与中文系美女缠在一起。很快,又盛传他在网上勾了曾是我们校的旅美靓妞,自此,他接电话张口就是LOVE,KISS,写封信也是中英文夹杂,让人心生艳羡。

那个礼拜,我收到夏小雪的短信,说是,士轩,可有时间,我有两张电影票,今晚7点30,若方便,影院门口见……

风急火燎地赶到电影院门口,夏小雪正怔怔地立在影院宣传牌边,双眼茫然漫无目标地游移,清凉的夜袭来一阵急风,她缩缩肩,打了个寒噤。我忙疾步迎了上去,牵起她的手进了影院。

魅暗的氛围中,我无心留恋屏幕上痴男怨女的怨怼缠绵,满脑子都是某次夏小雪偎在荆波身边的场面。是的,无论荆波选择了任何一个女孩,夏小雪依然与我无缘。彼此的缘分也只够谈论文学,其他,能有什么呢?想到这些,不等影片播完,我牵了夏小雪的手飞快逃出影院。

那个晦暗的秋季,我转了学,我在向往着新生活的开始,并憧憬着在新的城市里有属于我的爱情蓝天。           

北京,多年之后。

我读完书,在一家贸易公司做到主管。每天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,三十一号这天就和一个叫青莲女子约在上岛咖啡会谈。

青莲是10点到的,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。高挑的个头,俊朗的脸。

青莲介绍说,这是我先生,姓荆。

我忙接口到,是荆波荆先生吗?

对面的男人蓦然一楞,仔细盯我两眼说,你是静轩?

“谢谢你能记得我。”我说。

“那是当然。”

青莲在一旁看得笑了,说,难得你们还认识。

“岂只我们认识呢?你不也老朋友吗?”说着,我意味深长看她一眼。

其实,第一眼见她,我就相信此生她与我有着莫大的联系。即使终生不见,彼此仍惦记当初的那份情缘。

看着发愣的她,我说,如果我没有记错,我想我可以称呼你为龚雪梅。

“是的,从前我叫雪梅,现在叫青莲”她表情恬淡,声音喑哑地说。

“你们继续,”荆波道了安,“我公司有会议要开。回去一趟,改日再见。”

挥手告别荆波,与对面的她继续攀谈。

嘬了口咖啡,龚青莲问,“夏小雪还好吗?”

“我们已几年未见。”我说,“难得你记得她呢?”

“是啊,怎会不忘记呢。荆波告诉我,那段时间,她经常在梦里念叨你呢?荆波因为忍受不了这种精神折磨,才和她分开。”

她的话让我深深震撼,难以相信口口声声念着另一个男人名字的人的心里会有我一席之地。但经龚青莲一提,我恍然记起第一次在水果铺旁看到夏小雪时,她霍然从荆波手中挣脱的情形。她看我的眼神,充满依恋。

“可是,荆波身在囹圄的那段时间,为什么夏小雪肯拿自己的爱情和荆波的自由交换?”我惘然不解。

“夏小雪被人欺凌,荆波帮她出气才砍伤人的。后来夏小雪说荆波为她做一切让她于心难安,她想你帮着解救出荆波后,就和你在一起的。”

不等青莲把话说完,双眼的泪水赛跑般向外奔涌。原来,她所有的委屈,她所有的哭泣都是只为了能够和我在一起,可我……

不及追悔,我忙问,“你有小雪的消息吗?”

“这个,我也不知,不过这里有她电话,你打下试试看。”

我迅速拨通号码打了过去,彼端忙音不断。

我去了青岛,夏小雪的家。小雪的父亲热情接待了我。

伯父有严重的气管炎,与他谈起小雪的近况,老人咳嗽难止,大口喘息说,她已好久不与家里联系,我现在最想见她一面。

老人的话并未使我气馁,我想只要有恒心,夏小雪就不会离我太远。

带着这种坚持,我在小雪家住了下来,每天为伯父穿衣喂药。闲暇时翻阅书橱上的报刊。某次,在最近一期的情感杂志上,看到一篇文章,主角的名字叫静轩,里面有这样一句话,我有全世界的男人可以选择,可是拥有你胜于拥有全世界。因为你至少有一部分是我的,你是的关心,是我的爱。

多么熟悉的一句话,与夏小雪的文风何其的相似呢。想到这里,忙看了文章结尾处作者简介,姓名,联系方式……

忽然有一天在阳光下,与爱人忆起多年前的那爱恋, 就像嗅到淡淡的茉莉花香,想着在青春的世界里,只要勇于坚持,相爱的人会拥抱着把雨夜走成黎明花开。

 

 

杂志已发,不喜转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22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